平均每5分钟,就有一个账号成交

海量优质账号资源,平台担保交易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港股前10上市公司:跳动整体上市可能同时在数家交易所上市

过桥星媒  > 网站百科 >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港股前10上市公司:跳动整体上市可能同时在数家交易所上市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港股前10上市公司:跳动整体上市可能同时在数家交易所上市

发布时间:2022-09-14 发布者:过桥星媒 阅读量:70次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港股前10上市公司:跳动整体上市可能同时在数家交易所上市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作者:温世军编辑:叶真

出品|神网腾讯新闻小漫工作室

欢迎下载腾讯新闻APP,阅读更多优质资讯

港股“过山车”,快手股东要有心理准备。

2021年2月5日,快手科技()香港上市,代码1024.HK。发售价为115港元,上市当天每日收据为300港元。随后,快手的股价开始上涨,2月17日达到415港元的高位。当日,快手的总市值超过1.73万亿港币美元(1.46万亿元人民币),在港交所排名第6,相当于0.8家工商银行。

2月23日,快手通过快速通道机制进入恒生综合指数、中国企业指数(简称“中国企业”)和科技指数。但这并没有改变快手股价涨跌走势,进入震荡回调区间——3月25日,股价已跌至248.2港元的低位。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2021年2月17日港股上市公司股价前10名(单位:万亿元) 资料来源:Wind数据,作者绘制

快手万亿美元的市值让市场对抖音更具想象力。

3月17日,CNBC发布独家专访(抖音海外版)字节跳动前CEO、前COO凯文·梅耶尔。

当被问及母公司字节跳动上市的问题时,这位仅任职三个月的前高管发出了一个非常含糊的信息:“不知道怎么上市,什么时候上市”,“也不确定字节跳动是作为一个整体上市,还是单独上市的抖音……可能同时在多个交易所上市。 (也)可能只在美国(上市),或上海,或只在香港上市。”

更准确的消息来自路透社 3 月 31 日的报道。报道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字节跳动正在考虑在纽约或香港单独上市抖音(原创,非)。 3月24日,深陷小米IPO的原CFO周守子辞职,出任字节跳动CFO,这被认为是字节跳动加速上市的更直接证据。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曾短暂担任字节跳动首席执行官兼首席运营官的凯文·梅耶尔表示,他因美国销售动荡而离职 来源:

这个时间点,中国的互联网已经脱掉了所有理想主义的外壳,变成了一种逻辑——验证产品成功的是流量,验证商业成功的是变现,验证成功本身的是流量。资本市场。

“老领带”的快手、小姐姐的“抖音”等标签定义也过时了。在融资、IPO、股价、市值面前,“人品”不再重要。财务报表、用户数据、电商空间、网红竞争、广告PK……这就是短视频的中场之战。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赌注,趋同进化

乘风破浪,短视频行业“年轻有为”。 快手 还不到 10 岁,抖音 还不到 5 岁,与 .ly 的整合也不过是 2018 年的事情。

2016年,一篇题为《残酷的底层故事:一个视频软件的中国农村》的文章“刷屏”,这篇文章把快手推向了更多人的视野,但是快手我不喜欢外界的下沉定位。面对这场“危机”,快手抛出了“社会普通人”的概念——快手急于证明它不是“底层”或“残酷”,而是普通大众的“平均”。人”。

当然,我们现在可以更清楚地看到,快手借助更多的大众力量赢得了短视频赛道的起跑线;现在跑到中场,快手 认为不是“普通人”,而是所有人。

诞生

抖音很“字节跳动”——在比较成熟的赛道上,进行多app布局(所谓的“孵化”),跑出来的就是赢家。

抖音的A.me时期来源:

2016年,抖音(原名A.me)登场时,最初的目的是与音乐交往,与才艺交往(抖音名字意为音乐)。这种将短视频打造成精准人群内容社交平台的策略,其实与快手的理念是一致的。只不过快手是从下沉市场开始的,抖音是从北京、上海、广州、深圳开始的。

“早期的抖音平台发展策略是深入全国艺术院校,抖音平台说服一群高知名度的年轻人为其制作内容,帮助他们获得粉丝,”一位MCN机构的创始人告诉《深网》,“正是这些种子用户,带着年轻时尚的气质,给抖音贴上了酷炫又时髦的标签。”

在2019爱奇艺大会上,爱奇艺副总裁在演讲中提到,他在2017年遇到了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当时抖音用户远低于快手,所以他问< @抖音可以与快手竞争:“他告诉我,虽然抖音只有2000万用户,但都在一二线城市,发展速度从高端到低端会更快。快。”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2018 年 1 月至 2019 年 5 月快手抖音用户重叠变化来源:引自英尼网络

抖音需要往下找增量; 快手上去是理所当然的。 2018年1月,抖音和快手的用户重叠率不到10.3%,到2019年5月,已经达到46.5%。这段时间是他们向对方拓展领域的关键时期,两个短视频也开始加快。

和以前的每一次一样,窗口期转瞬即逝,只有头部才能存活,前两名球员必须跑得非常快。一时间,伴随满天红包补贴的短视频、电视综艺,甚至春晚都成了快手抖音“拉新”的舞台。

结果显着:2018 年 1 月,抖音 拥有 3000 万个 DAU; 2019 年 1 月 2.5 亿; 2020年1月,4亿。截至2020年8月,包括抖音火山版,抖音日活跃量超过6亿。相应地抖音账号购买,2018年初快手的日活跃用户约为1亿; 2019年5月突破2亿; 2020年初是3亿。

只是过去两人如此不同,但在球场上,他们不得不成长为曾经互相憎恨的样子。

因此,当 快手 和 抖音 正在寻找增量时,它们都试图撕掉旧标签。无论是快手的“原生态”——吃活蛇、冰冷的脑袋、自虐狂饮,还是抖音的酷炫、青春、时尚,都成为了桎梏。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这张图代表了很多人对快手和抖音的内容定位的认知或者“偏见”,现在其实是不准确的,两者是互相渗透的来源:

在进化生物学中,有一个“趋同进化”的概念,是指生物由于栖息在相似的环境中而进化出的具有相似形状或结构的远近关系。如今,快手上有不少妆容精致的美女,“老铁666”也是抖音上的常用语。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快手高级副总裁马洪斌曾公开透露,快手前100大V中有70个是抖音用户,抖音前100大V中有50个V 是 快手 用户。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三种变现模式:直播、广告、电商

回顾移动互联网短暂(但非常精彩)的短视频历史,嗅到短视频气息的不仅仅是快手和抖音。

互联网本身的信息载体属性,以及视频本身的传播娱乐性,让所有互联网玩家都知道它的重要性。无论是在 2006 年谷歌以 16.5 亿美元收购仅仅一年多之后,百度在四年后布局爱奇艺(原名“奇艺网”),还是已经此后风起云涌,“短”视频并不少见。

但是这个“短视频”不是另一个“短视频”。当我们分析快手和抖音的异军突起时,当然不能忽视这两大平台的管理和运营能力,也不能忽视大家拥有这块小屏幕的感激之情。移动电波时代。

也就是说,快手和抖音的时代本质上是一个内容话语权下沉的时代。在更早的互联网中,泛精英阶层掌握着内容社区的话语权,并没有为占据社会多数的人留下发声通道。 快手、抖音占据了这部分市场空间,打造了一个更广泛参与的属于大众的社区,并以此在全国APP的道路上大踏步前进。

核心模型

抖音和快手在于在一个系统中运行内容、社交互动和交易以连接人们。短视频平台本质上是一个社会生态驱动的轻量级内容系统平台。

正如王伟当年给土豆网的口号一样,“人人都是生活的导演”,对于今天的快手和抖音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当然,今天土豆再次开张的时候,口号就变成了“号召世界上最好的短视频官”——但这与这个风口无关。

看快手2021年1月上市时的招股书,我的定位也很明确:快手是一个“内容社区和社交平台”,“一个繁荣的生态系统,让用户和商家在我们丰富多样的内容的基础上进行互动。”这里快手没有提到短视频,而是强调“用户和商家”之间的“互动”——说白了就是强调流量(用户)和变现(商家)。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快手招股说明书描绘了一个官方的“生态系统”图,实际上代表了所有内容社区共有的模型来源:快手招股说明书

3月23日,快手上市后首次公布了2020年业绩。在股价层面,市场反应不热烈,甚至估值不断调整。但通过快手这份财报,无疑可以非常清楚地展示当前短视频行业在做什么,靠什么赚钱:

——目前已经验证的有三点:一是直播带来的打赏等分成的收入,二是包括形象广告、引流广告在内的广告(很多导致电子商务和游戏),三是电子商务以增值服务为主。 快手把小规模游戏收入放在第三项。从本质上讲,游戏无论是自营还是渠道,本质上都是广告业务的流转。

2017-2020快手收入及各业务板块对收入的贡献来源:数据来自快手招股书及2020年业绩公告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作者绘制

从广义上看,其实泛内容领域所有互联网平台的商业变现,基本上都离不开这三种模式。 快手是这样,抖音是这样,就连泛视频社区的B站也是一样,只是三者的比例不同。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快手“提示”,抖音“广告”

“了解我的人是我的心,不了解我的人是我想要的。”无论是已经上市的快手,还是濒临箭在弦上的抖音:它们都是“入口场景”,不缺流量甚至创造流量。

但无论他们如何更新“策略”或不断向市场投放新的业务“概念”,他们唯一要做的、担心的和要求的就是不断寻找和巩固将海量流量变现的方法。 .

虽然是趋同进化,但快手和抖音的基因不同。长期以来,两者的实现方式存在一定的差异。

早期的运营模式和推广重点造成了两者流量分配水平的差异:快手头部内容有限,保证新出视频的“专家”也有一定的量的暴露水平。这是因为早期的快手是靠着“土味”视频和“老铁”逐渐突破成长起来的。多样化和意想不到的内容补充了这种流量分配模型。

抖音采用中心化的流量分配机制,注重完成率和点赞率。这也源于抖音早期对音乐和新生代的关注。最早的用户来自90后、95后的时尚青年。 “美丽”一直是抖音的关键词。那么更专业、更精致的内容自然是其推的重点。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早期快手(GIF快手,上图)和早期抖音(下图)定位有明显区别来源:GIF快手,抖音早期海报

按理说,在手机小屏时代,APP推送给用户的内容对流量的影响比用户自己选择的内容更大。

但在实际运营中,情况与初衷存在一定偏差:快手“包容”的流量模式,粉丝与内容生产者的互动更深入,关系更紧密,但是却造成了一些Top KOL(以及所谓的KOL“家族”)的话语权太大。换句话说,就是快手暂时将部分权力让给头部内容制作者,同时与他们分享“小费”的收入——这就是<@定义的“私域”快手 以高调的方式。流”。

现在来看,快手曾经被全网诟病的走位、打猎等热门内容的出现,也与这种流量分配模式有关,因为上传者背后知道这样的内容可以得到流量分配,进而带来收入。

相应地,抖音本身对内容的控制权更大。实际结果是用户更关注内容而不是关系。在一定程度上,平台对网红的控制权更大。结果是平台对内容有更大的控制权,甚至在风格上有点媒体味道——这自然会吸引广告。

两者在收入方面的差异一直很明显。 “老铁”人打赏收入支持快手,“漂亮”抖音换来广告——当然,字节跳动全系列产品,其“APP工厂”模式,本身更放心广告业务。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进攻是最好的防守

但随着快手 和抖音 业务的扩大,情况正在发生变化。 “这两种产品本质上是不同的,它们只是在去往各自目的地的路上遇到的。”苏华曾经描述过快手和抖音之间的竞争。

快手在直播收入中的占比在下降,广告收入在稳步提升。根据快手招股书和业绩公告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和2020年,快手营收从83.41亿大幅增长至587.76 亿;同时,直播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5.3%、91.7%、80.4%、56.5% ,逐年递减;同年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港股前10上市公司:跳动整体上市可能同时在数家交易所上市 ,相应的广告业务(网络营销)收入占比分别为4.7%、8.2%、19.0%、37.2%。

2020年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广告为快手贡献了218.55亿,占收入的近40%,比2019年增长194.6%。参考芒果传媒国内广电系上市公司,2020年广告收入仅为41.39亿。

抖音的精选广告产品来源:

虽然抖音还没有上市,但是没有像快手这样详细的收入数据。不过抖音的主要变现渠道依然在这三种模式之中,只是顺序不同:

多家媒体报道,2020年抖音的广告营业额将在100-1050亿元; @快手”。值得注意的是,这里的流水指的是营业额。在电商领域,2020年整个字节跳动直播电商“有望实现”100-1200亿规模,视频电商将达到300亿左右,孵化电商人才广告收入15-2亿,电商佣金收入3-4亿。

抖音在维持广告基本价的基础上,目标是在直播中超越快手,找到增量; 快手也将进攻视为最好的防守,极大地提高了观众扩大广告收入。当然,电子商务这个最接近金钱的市场,是双方的战略高地。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在电商领域,其实无论是直播电商、网红带货,还是所谓的私域流量“创造需求”,本质上并没有太大区别——与其把流量引到电商平台,不如自己卖。

为了保护这头成长中的摇钱树,抖音自2020年10月起禁止外链,不允许第三方产品进入抖音直播间的购物车。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布局电商短视频平台无疑是其增长的战略重点来源:

另一组数据也显示了两者之间的紧张关系。 3月23日的快手业绩公告显示,从2020年起,主播的收入分成和相关税费将达到188亿元。 3月25日,字节跳动发布的社会责任报告也强调,抖音已有2200万创作者,累计收入超过417亿元。对于以短视频为基础的内容社区来说,竞争只是开始。

据悉,2021年春节期间,快手主站日活跃用户将达到2.8亿,极速版、小程序等渠道加起来2亿,三个终端合计达到4.81亿。同样是春节期间,抖音主站+极速版的峰值约为6.5亿。如果算上火山(已经改成抖音火山版),每天的活动量大约是6.8到7亿。这样的用户量无疑是用户的进一步重叠。

可以明显看出,在快节奏的互联网市场中,短视频赛道已从新兴赛道转向惯性赛道,发展重心也逐渐从获取用户阶段过渡到运营和货币化;数量的竞争也转向了相互竞争的存量竞争。在“近身格斗”中,两者的差异性不得不逐渐淡化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港股前10上市公司:跳动整体上市可能同时在数家交易所上市 ,同时也在不断渗透对方的场景和模式。

当赛道上的选手都在填满对方的护城河时,已经是平坦的了,大家不得不开始一些“蛮力”的比拼——字节跳动系统本身就有一个交替周山秀的“大小周”传统。不久前,快手还于2021年1月10日为全体员工开启了大小周,这就是行业内卷。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护城河并不深。 B站有望打架

只要人类还在用手中的小屏幕获取便捷的信息、廉价的娱乐、弥补社交网络的空虚,这个行业的竞争就不会停止。

3月29日,B在港交所二次上市,让很多人想起了A站(AcFun)。事实上,2018年6月,A站就被快手收购了。

今天,快手、A站、快影(视频剪辑)、易天相机(美图)构成了快手系列的产品矩阵。虽然比“APP工厂”字节跳动系统稍薄,但也构建了自己的产业生态。

快手最初获取A站的时候,认为这次获取是快手扩大用户群(两者的用户重叠度很低),实现流量互补,扩大内容来源的战略布局。今天来看,其实是在展示快手和抖音在竞争策略上,也就是差异化竞争上试图进行的“天机赛马”。

一位UP主在B站上传了三种风格的跳舞视频:快手、抖音、B站。用户的“弹幕”评论显示,很多用户对这三个平台都很熟悉,是跨平台用户来源:

广为人知的是快手 和抖音 对戏剧电影的兴趣。 2020年,《囧妈》在字节跳动平台(包括抖音)上线,甚至引发了影院行业的集体抵制。 快手也开始入局,不久后,参与了院线电影《空巢》的上映。虽然影院担心观众分流;对于内容版权方来说,快手抖音有用户有渠道,有明确的盈利渠道,和线下影院一样有吸引力。

即使我现在打开快手的网页版,我也看到它是一个视频网站。小剧场、电影、趣趣栏目中列出了短视频和直播。当然,抖音 似乎比较克制。这只是因为字节跳动在这条赛道上布局了西瓜视频。此外,西瓜视频、抖音等基于字节跳动的APP各有优势。好的内容通过。

其实这些平台是想做长视频吗?这不是问题的症结所在。关键是他们都在内容社区中。视频的长度不是关键问题。聚人气、聚流量的能力是关键。

因此,我们似乎看到了快手、抖音和B站的距离越来越近,一个以视频为基础的社区,无论视频多长或多短。 快手,抖音,B站,至少在优质“up主”(内容上传者)级别,战争已经点燃。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快手网络电影首页来源:

中国的人口红利、消费红利、移动红利创造了一个巨大的市场,这个市场经历了生死轮回的残酷迭代。从团购到直播,从网约车到共享单车,短视频行业或内容社区似乎也经历了从流量到盈利的生死飞跃,开始寻找增量。

但短视频行业没有这么深的护城河。

就像快手和抖音的迅速崛起,用户不只属于一个平台。在竞争的不断演进升级中,快手和抖音,平庸还是老练,中心化还是草根,海外市场的竞争格局是什么(海外快手是快手和Zynn而快手@抖音系的PK也在上演精彩故事),进入电商红海后的战斗成败,或者是否会有新的技术变革,是否新球员将进场,未来还有很多变数。

如果您有行业相关线索和爆料,请联系《深网》编辑部微信(),或发至您的邮箱()购买抖音号,高价值信息,我们将给予丰厚奖励。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感谢您的阅读,欢迎在文章后留言点击“观看”,留言点赞第一名60以上,获得腾讯视频一个月会员~(截止时间:下周一晚上 18:000)

腾讯新闻客户端扫码查看相关文章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小漫工作室 |腾讯新闻

版权声明:腾讯新闻出品的内容,未经授权,不得复制、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

本文版权归“腾讯新闻”所有。如需转载,请在文章后留言。经许可可转载,文首注明出处、作者、编者,文末附二维码。

问题 731

排版:熊雪婷

出售抖音快手粉丝群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腾讯新闻客户端相关独家文章!

你在“看”我吗?

内容申明:过桥星媒内容系原创或整理自网络,转载请带出处,如有侵权请及时删除

本文链接:http://www.52gq.cn/show-14-723.html